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已出版十七辑750种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已出版十七辑750种

4月21日,商务印书馆举行“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第十六、十七辑出版座谈会暨第十八、十九辑专家论证会,正式宣告这套中国现代出版史上规模最大、最为重要的学术翻译工程已出版750种。来自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科研院所的近50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是商务印书馆组织出版的一套大型学术翻译丛书。丛书自1982年开始出版,至今单行本已出版了十七辑750种。所选之书立场观点不囿于一派,学科领域不限于一门,皆为文明开启以来,各时代、各国家、各民族的思想与文化精粹。丛书按广义的学科分为哲学、政治·法律·社会学、历史·地理、经济、语言学五类,分别用橘、绿、黄、蓝、赭五色标识。自出版以来,“汉译名著”得到了社会和学界的肯定、赞誉,被誉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最重要、最宏大的基础工程之一,也被视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学术界在思想文化领域取得的重要成果。

座谈会上,商务印书馆于殿利总经理表示,“汉译名著”始于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需要,必将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新时代承继既有使命,展现新的价值,发挥新的作用。他认为新时代的“汉译名著”的出版应该体现以下几个新特点:一是以世界眼光展示人类文明与文化的多样性;二是应时代之需出版现代经典;三是以新知识的视野开拓学科领域;四是以新技术为支撑,实现全媒体出版。他还强调,“汉译名著”作为一个商务与学界共享的资源库,希望能与学界深入探讨如何在媒体融合时代将其更立体地、更有针对性地服务于学界。

政法组专家代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时殷弘教授谈到了翻译经典的“信、达、雅”。首先,翻译须在一定程度上跨越文化差异、传统差异,而这个差异又无法消除,所以做到“信”已然不易。其二,翻译过来的文本用汉语的标准衡量可能是不雅的,或者把文本在原有语言文化背景中“雅”的东西变得不雅了,译文要达到“雅”要求也很高。“雅”与“达”有内在的矛盾,“雅”的东西很难做到“达”,把原来“雅”的东西照搬过来也会影响“达”,“雅”与“达”须达到一种平衡。翻译要同时做到“雅”和“达”,很不容易。

经济组专家代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方福前教授高度评价商务印书馆在经济学发展史上做出的贡献,以及作为学术殿堂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界享有的崇高声誉。他认为,商务印书馆在繁荣和发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过程中承担着重要的历史任务,获得了自身发展的重大机遇,同时也面临新的挑战。这些挑战来源于出版社之间的竞争,高校和科研单位的考评机制以及社会环境的变化。他希望商务能用心研究并化解这些挑战,保持更好的发展势头,在学术质量和学术影响力上仍然成为我国学术界、出版界的一个标杆。

历史组专家代表、清华大学历史系刘北成教授表示,“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已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帜,这套丛书的出版和大量外国学术名著的引进,使一大批外国学术经典变成中国学术和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它持续数十年的出版正体现了改革开放的态度和精神。“汉译名著”很重要的特点在于它不局限于某个单一学科。它是哲学社会科学所共同认同的一个事业,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他强调,“汉译名著”作为一个延续了几代人的工程,翻译过程中必须考虑现代汉语的变化,一方面要增加新的书目品种,另一方面要做一些修订工作,使“汉译名著”能够对后代学者真正具有经典的价值。

哲学组专家代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冯俊教授对“汉译名著”第十六、十七辑的书目做了点评,他认为这两辑可读性很强,选题比例得当,在35本哲学名著中,有一些是科学理论、科学思想或科技哲学,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关于今后如何继续做好“汉译名著”的出版工作,他建议首先要明确名著的评价标准,每一辑应有编辑理念、主题思想、比例划分,而不只是简单的分批入辑。他希望商务印书馆围绕“汉译名著”这个学术平台,为培育和构建学术共同体多做贡献。

座谈会后,与会专家对“汉译世界学术名著”第十八、十九辑备选书目进行了分组论证。

文章来源:http://sl.china.com.cn/2019/0423/60343.shtml